改造琏二爷[红楼]

作者:白玉悠哉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节] [下载]   [举报] 
文章收藏
为收藏文章分类
    定制收藏类别     查看收藏列表

    07-红色罗裙

      *侯爷即将苏醒的时间线*
      
      琏二爷时间紧迫,可以先完成简单粗暴的前置任务,比如寻找水质好的环境,又比如探查花蜜优良的蜜蜂群。
      
      按照小楼主的要求,任务并不难,若是花银钱雇佣人还能缩短一倍时间。
      
      满打满算两天活,琏二爷累的半死,他的这具身体娇弱得很,没干过劳力活。
      
      好在终于凑足了福气,他能去救人了。
      
      琏二爷站在安阳侯府,面色紧张,自己的命运就看这一回,若是自己获得的福气顶不住李谙肴的克力,传出去就变成爷为情所困,殉情去。
      
      “爷是荣国府的贾琏,想探望一下安阳侯。”
      
      这时候,人家主子重病昏迷,琏二爷要做的当然是摆出哀切关心的神情,否则连门都进不去。
      
      “原来是未来的侯府夫人,小人得罪了,您稍等,小人马上派人通知管家接待您。”
      
      “不用派人来接待,爷认得路。”
      
      贾琏亲切地挥挥手,直接走进去,顺便答道。
      
      门房根本拦不住,踌躇之间,贾琏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口了,门房赶紧派人去通知管家。
      
      “小子你是谁?”一个俏丽的小丫鬟问道,语气特别不要脸,仿佛自己是女主人。
      
      “荣国府二爷贾琏,丫头新来的吧,连爷都不认识。”贾琏使了点力气推开她,踏入院子里。
      
      小丫鬟又羞又气,她的确是新提拔上来的二等丫鬟,自以为长得好看,迟早能当上姨娘,侯爷一出事,她的美梦顿时破碎了,加上听闻以后的夫人是一个男人,她心态都崩溃了。
      
      在小姐妹的撺掇下,她想出了一招馊主意,这下子自食其果了,随后而来的管家看到她的表现十分不虞,产生了罚她去厨房干活的念头。
      
      管家见荣国府的琏二爷进了主子的屋子,便想着留空间给他们,毕竟小少爷的情况不太好,或许两人等不到成亲的那一天,琏二爷又那么想嫁给小少爷,还不嫌弃小少爷的情况,赐婚一下就想来见见小少爷。
      
      哎,琏二爷是个善良真诚的好孩子,外面的传闻估计也是以讹传讹。
      
      琏二爷今日的救人善举还在无意间收获了管家的好感,好人有好报,这一位老人的好感将会带给琏二爷很大的帮助。
      
      贾琏一路畅通无阻,心里纳闷之余也没时间想究竟,其实是暗中护卫李谙肴的属下轻视他,认为他这个少爷公子没有威胁性。
      
      福厄水晶球的命运还是暂时给了贾琏用,系统通过一些手段,制作成一条福厄项链,贾琏只要贴身佩戴就好,当贾琏扛不住李谙肴身上的神秘力量的时候,项链会发出警示的作用,发热的程度不同代表了危险的程度也不同。
      
      贾琏最无法接受的是,若是李谙肴这个仇人情绪趋向负面,那股神秘力量也会增强,简直是比天命之子贾宝玉弟弟还要有bug。
      
      系统时常神隐起来,关键时刻,贾琏只能靠自己,拧着眉,思索一个很严肃的问题,那颗丹药比起牛肉丸的体积还大一些,怎么喂下去?
      
      系统说过,丹药没有入口即化的神效,但是遇水即溶。
      
      贾琏在屋子里看来看去,灵机一动,给他喂水顺便完成喂药。
      
      只是,周围应该有人手盯着,堂堂侯爷身份尊贵,爷需要小心点行事,绝对不能暴露出去,否则救人不成功,还把自己的小命搭进去得不偿失。
      
      “哎呀,屋子里好闷热,咦,有茶水喝解解渴。”
      
      可恶的败家子,竟然把珍贵的贡茶当摆设。
      
      若是探病的话,贾琏只好忍痛割爱不穿爱穿的衣服,一身天青色的衣裳素净得很。
      
      可是床上的少年比自己穿的还简单,全头到脚收拾得很干净,白衣白裤白袜子,连锦被也是洁白无瑕的雪白色。
      
      在单衣褶皱之间,若隐若现出少年柔韧修长的美好身躯,以及某个令人喷血的部位,目测隆起的尺寸竟然比爷还大,难道此子真是上天给小爷派来的克星?
      
      为什么小爷如此清楚呢?
      
      因为琏二爷扒掉了对方的锦被,看得一清二楚。
      
      “侯爷肯定热出汗了,不能老捂着人,会闷坏的。”
      
      如此放荡的举动,李谙肴的忠诚属下阿忆看得目瞪口呆,心想不愧是敢去天子面前求嫁的人才,一晃神,贾琏借着宽敞袖子的掩饰,在那杯茶水来掺入了丹药。
      
      茶水还是原来的颜色,只是贾琏心虚,总觉得茶水看着不对劲,闻着有股清香。
      
      李谙肴宛如沉静的睡美人,云淡风轻的气质即使在昏迷中也是那么出众,配上那张姣好静美的睡颜,连繁华阅尽的琏二爷也忍不住心神一颤。
      
      这个男人就是靠着一张美人脸,经常是无理当有理的欺负人,尤其是爱找我麻烦,上辈子结仇,这辈子还要劳心劳力去救活他,心好塞。
      
      琏二爷端着加料的茶水,克制自己的怨念,神色哀伤,落在暗处的阿忆眼里就是为了主子神思不属忧伤的意思。
      
      主子命好好啊,琏二爷对主子您如此深情不渝,您要是敢辜负琏二爷,阿忆……阿忆跪在地上求情给琏二爷说好话。
      
      阿忆可不敢在心里对主子放狠话,主子的能力特别诡异,一回想起主子对付敌人的手段,他就不寒而栗。
      
      “侯爷,我扶你喝水。”贾琏假情假意地说道,屋子里只有他们二人,跟自言自语的疯子没两样。
      
      阿忆吐舌,追思起以前主子跟琏二爷相处的场景,琏二爷似乎没有这般“温软无害”。
      
      李谙肴多日不见太阳,皮肤带着病态的白色,唇形完美的嘴唇却越发鲜艳欲滴,恍然是回光返照的光泽,不知是不是贾琏的错觉,李谙肴的脸色也染上了玫红色。
      
      乖乖的,李谙肴这家伙皮肤嫩的跟白豆腐似的,手感真好啊。要是真嫁给他,除了名声不太好听,似乎爷也不吃亏,成亲后谁上谁下,琏二爷觉得自己不一定要屈居人下,闺房之中压不过另一半,想必李谙肴也不好意思说出去找他姐姐撑腰。
      
      对方有财有势,长相才华样样出色,若非命格不好,接连在订亲前克死了三位大家闺秀,惊退了一大帮有心攀龙附凤的勋贵和清贵之流。
      
      琏二爷乐观地一想,发现自己推测的还是挺有道理。在某些时候,他想的挺开。
      
      当然,不排除他见色起意,再打李谙肴的主意。
      
      咳咳,贾琏摸了摸对方的脸蛋十几秒,恋恋不舍地伸回来。
      
      喂药的流程很简单,然而贾琏操作不好,茶水浪费了三分之一,他突然有些害怕,该不会喂不进去吧。
      
      怎么办?强行灌下去嘛,爷如此折腾肯定会惊动侯府的人。
      
      算了,爷吃亏一次。
      
      “哼,李谙肴,爷牺牲色相都是为了救你,记得报答爷。”琏二爷不情不愿地在李谙肴耳边悄悄道,这声音实在太小了,连武艺高强的阿忆也表示听不清楚。
      
      琏二爷一口气喝下一大口掺药的茶水,嘴唇对准嘴唇,手指辅助捏住少年的脸蛋两侧,逼迫对方张开嘴巴。
      
      琏二爷专心致志地喂药,李谙肴的舌头却不安分地纠缠上他的小舌,对方只是身体本能反应,知道这药能治好自己,所以贪婪地想要吸取更多的药汁,不过苦了琏二爷的嘴巴,被对方缠得舌头麻麻的。
      
      李谙肴终究是一位意识不清的病人,琏二爷找着空隙赶紧把舌头退出来,恶狠狠地扫了一眼重新躺下去的美少年。
      
      杯子里还剩下一点点。
      
      贾琏生怕药力不够,也全部喂下去了,过程自然又是一番香艳。
      
      琏二爷事后砸吧嘴巴回味了一番,李谙肴的小嘴还挺甜滋滋。
      
      阿忆对未来的男夫人实在叹为观止,甘拜下风。
      
      世上敢亲主子的人绝无仅有,这一位真是让属下也大开眼界,保护稀有动物啊。
      
      等主子醒来,好期待主子的反应啊。
      
      正是因为阿忆太八卦爱管闲事了,所以即使他忠心耿耿,李谙肴也不曾派他出远门执行过任务。
      
      喂药结束,贾琏还细心体贴地替李谙肴盖好被子。
      
      如此,时间慢慢地流逝,也许是真的药力少了那三分之一的祸,李谙肴的情况虽然渐渐转好,却也一直未醒来,但是他的病情好转的确是自从贾琏探望过安阳侯开始,太后迷信,认定是贾琏的真情感动上天,冲喜有功,又赐给了贾琏一大堆赏赐。
      
      系统忍受不住唠叨的宿主,只好告诉宿主大体的时间内,李谙肴必定醒过来。
      
      如此,贾琏安心去做自己的任务了,没办法,说多都是泪,要想跟李谙肴完好无缺地成亲,他需要凑一笔足够的福气值。
      
      李谙肴醒来的那一天,琏二爷也去凑热闹了,身上还背着未婚妻的名分呢,琏二爷不出个场说不过去,这样殷勤也是有好处的,他顺带在小皇帝和太后的面前又刷了一回好感。
      
      李谙肴暗哑的嗓音依旧好听迷人,清亮深邃的眼睛,波光流转,煞是魅意横生。
      
      “陛下,谙肴没事了,劳您大驾。”
      
      “朕很欣慰,母后也很担忧舅舅,如今舅舅无好了,朕便回宫了,舅舅你安心歇息吧。”小皇帝怵自家舅舅的腹黑,不敢透露自己答应了母后的事情,舅舅正式成亲的吉日还需要他这位皇帝亲自下旨,这就是朕允诺母后的事情。
      
      “臣恭送陛下。”
      
      “不用,不用。朕还有小安子陪着呢。”
      
      其他人低着头,不敢置喙小皇帝太过“亲切”的行为,皇家事外臣少理。
      
      比起昏迷的李谙肴,显然,醒来的他更加光芒四射,琏二爷痴迷了一瞬间,想起这位是自己的仇人,他就痛恨自己的不争气,被美色迷住了心。
      
      他站在众人的最后面,远远的细瞧了李谙肴一段时间,然后被太医以病人需要休息赶出屋子外面。
      
      可是,琏二爷忘不了那个目光,凛若冰霜又漠不在意。他心里很不舒服,仿佛自己对李谙肴来说是毫不相干的陌生人一样,尤其对方的态度不是针对自己一人,他就更加不悦了,搞啥呢,你又不是餐风露饮的仙人,用得着摆出那么清高的姿态吗?
      
      贾琏救醒李谙肴的事情已经传开了,挺多老百姓纷纷当起了吃瓜群众,想不到安阳侯还有醒来的一天,连太医都放弃医治的人也能醒过来,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。
      
      贾琏却一点喜悦也没有,满心凉意地辗转难眠,思考着一个问题:李谙肴究竟是什么人?眼神如此凉薄,令人感受不到半点属于正常人的温情在内。
      
      起码捉弄自己的那个李谙肴脸上还是带着表情的,虽然是一贯令某人生气跳脚的挑衅冷笑。
      
      某人是指琏二爷。
      
      又是一个睡不着的夜晚,琏二爷很艰难地数绵羊数了上千只才进入梦乡找周公诉苦。
      
      迷迷糊糊之间,贾琏惊觉耳边敲锣打鼓热闹的声响,这是谁家在嫁女儿成亲办喜事?
      
      低头一看,一段红色的飘逸袖子,上面绣着繁琐的花纹,他保证自己从未见过如此高雅独特的花纹,看久了竟然还会出现失神的危险。
      
      这大红嫁衣罗裙是怎么回事?怎么一切如此真实?爷又穿了,还变成女人了?!
      
      琏二爷试图理清繁杂的思绪。
      
      他眯起眼睛,迷惘地站在大门口,没有挣扎的举动,被宾客人流推挤着身体往前走,爷倒要看看这内里的搞鬼。
      
    插入书签 



  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
   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
    wap读点击:http://m.jjwxc.net/book2/4045608/7
    晋江APP→右上角人头→右上角小框
    26

      ↑返回顶部
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地雷(100点) 手榴弹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浅水炸弹(×50) 深水鱼雷(×100) 个深水鱼雷(自行填写数量)
    网友: 打分: 评论主题:
    分享到: 新浪微博
     
     
    更多动态>>
   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作者加精评论



    本文相关话题
     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,要看本章所有评论,请点击这里

     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5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