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主醒醒你是女主的!

作者:青花燃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节] [下载]   [举报] 
文章收藏
为收藏文章分类
    定制收藏类别     查看收藏列表

    清心寡欲

      林啾失神了一刹那。
      
      站在她身后的不是魏凉,而是一具高大健壮的赤色骷髅架子。
      
      一对幽深暗红、空荡荡的眼窝子定定“凝视”着她。
      
      头顶传来破风之声,一股极其强烈的危机感攫住了林啾,她听从身体的本能反应,抱住脑袋狼狈地往旁边一扑,顺势打了个滚。
      
      那种潇洒风流,打起架来比跳舞还好看的招式,都是经年累月练出来的,像林啾这样的穿越人士,上来就能施展出驴打滚,都已经算是悟性比较高的了。
      
      林啾强忍住像鸵鸟一样把脑袋扎进地底的冲/动,用颤抖的手指摁住地面,仰头望去。
      
      只见攻击她的那具骷髅挥着一把半米来长的单手斧,呼一下劈在她原本站立的那个位置。
      
      左边脸颊忽然丝丝发麻,一股凉意冲入脑海。
      
      林啾这下确定了,因为她有筑基的修为,所以五感要远远超出普通人,甚至已经激活了传说中的第六感。
      
      这种又麻又凉的感觉,便是危机带来的体感。
      
      林啾不假思索,手掌在地面上重重一撑,旋身而起。
      
      果然,只听“笃”的一声,一枝骨箭钉入地面,箭尾嗡嗡直颤。
      
      余光划过身后,看清了身后景象时,林啾顿时耳鸣了,大脑里一片空白。
      
      身后,赤色骷髅大军如潮水一般,坚定整齐地涌向前方那座雪白的山,而挡在骷髅大军前进道路上的林啾,就像是湍流中的一只小蚂蚁,孤独又无助,随时准备迎接灭顶之灾。
      
      她深吸一口气,抓住地上那支仍在微微/颤动的骨箭,强行定下心神,往左右望去。
      
      不出所料,前后左右,皆是无穷无尽的骷髅军。
      
      幸好绝大部分骷髅都没有在意林啾这个意外访客,它们步伐坚定,握着骨质兵器,向着那座白山碾去。
      
      持单手斧的骷髅一击不中,也不追林啾,颅骨一拧,径自往前去了。
      
      林啾微微松下一口气,把骨箭从地上拔/出/来,握在手里充当兵器。身后持弓的骷髅很快便到了近前,握住长弓一端,以弓为刃,兜头劈向林啾。
      
      林啾心头一动,握住骨箭的手微微一紧,凭着本能将灵气灌注在骨箭上。意念之中,仿佛见到暗金色流光自箭尾淌向箭尖,原本略有些脆的骨箭立刻多了一些韧度。
      
      她扬起手,用骨箭抵住骷髅劈向她的骨弓。
      
      “滋——”
      
      一声令人无比牙酸的骨骼摩/擦声响起,骨箭与骨弓双双滑向彼此末端。林啾顺势斜掠到骷髅右侧,借着兵刃相抵带来的那股力道,将手中的骨箭当成了刀,从骷髅胸间切过。
      
      碎骨横飞!高大的骨架轰然倾塌!
      
      林啾心头一喜,微微/喘了口气,凝神望向下一只攻向她的骷髅。
      
      便在此时,身后碎落一地的骨堆里,飘出一点红芒,落在了林啾的身上。
      
      她身躯一震,霎时感应到这只骷髅生前不甘的怨念。
      
      ‘乌孟侠……你害我全家……’
      
      林啾后脑微微一凉。
      
      乌孟侠不是前些日子死守千歧关的那位英雄吗?莫非这其中还有什么内情不成?
      
      林啾勾头避过前方劈来的骨刀,心下暗忖,莫非这所谓仙门正道,内里早已烂成了棉絮?不然何来这滔天怨念?
      
      她心中隐隐能感觉到,前方白山之上的剑,便是这无数亡灵的怨念所在!
      
      左侧传来令人牙酸的骨骼摩/擦声,一具持刀的骷髅狞笑着,横刀劈来。
      
      林啾狼狈后跳,避开斩向自己腹部的骨刀。
      
      自从穿越到这个修真/世界以来,她一直都在被魏凉这个大佬带飞。看惯了他杀敌时漫不经心的优雅模样,林啾都有点自己也是大佬的幻觉了,直到此时此刻。
      
      这些怨念骷髅差不多就是筑基的实力,也没什么招式,就是最粗笨的平砍、直砍。
      
      然而就这平平无奇的打法,林啾都不大招架得住。她左支右绌,后背渗满了冷汗。
      
      好在这些骷髅有个特点,就是像金鱼一样不记事。只要林啾跑到他们身后,他们便会茫然片刻,然后随着大军继续涌向前方的白色大山。
      
      于是林啾从背后偷袭,成功切翻了好几具赤骷髅,得到了它们死亡时的怨念。
      
      ‘娘,我好后悔……’
      
      ‘痛啊!痛啊!不要吃我!’
      
      ‘乌孟侠你这个骗子!’
      
      ‘求你放过我吧魔族爷爷!要找去找乌孟侠啊!’
      
      ‘这一切都是你害的!乌孟侠!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!’
      
      林啾躲避着骷髅们的攻击,绕到背后消灭它们。
      
      一开始她只是为了自保,渐渐,她的好奇心越来越重,很想知道这千歧关中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      
      骷髅被击散之后,怨气便像是一滴滴赤红的血,附着在林啾身上,悄无声息地在她心头蒙上一层阴翳。
      
      杀,杀,杀……一片赤红之中,她的眼珠渐渐发热,视野仿佛染上了更深的血色……
      
      就在林啾杀得有点上头时,额心忽然落入一丝清凉的气息。
      
      像是开春时冰川上流出的第一缕雪水,隐隐带着幽暗冷香。
      
      林啾蓦地惊醒!
      
      这些怨气不知何时竟已开始影响她的心智,让她放弃防御,一味想要上前拼杀。
      
      她心头微惊,尝试着引动识海业莲。
      
      只见业莲一转,吸附在她体内的怨念被尽数抽入识海,被业莲吞噬殆尽。
      
      第六莲瓣隐隐有了开启的迹象。
      
      林啾的心脏重重一蹦。
      
      荒川秘境不日便会开启,而六、七、八三枚莲瓣需要的恶意实在是太大,令她有点束手无策。眼前的际遇,可真真算得上是瞌睡来枕头了。
      
      林啾深吸一口气,双手紧紧握住骨箭,向着无边无际的骷髅大军杀去。
      
      也算她运气好,王八拳遇上木桩子,叫她杀了个痛快。
      
      怨念可不是什么东西,它们刻毒、绝望、痛苦、焦虑、憎恨,折磨着亡魂不得安息。
      
      她给它们解脱,它们留下怨念助业莲晋阶,双赢!
      
      林啾心神一定,下手更加利落。
      
      时间在看不见的地方飞速流逝。
      
      不经意之间,林啾的动作变得越来越流畅,躲避骷髅攻击的时候,她甚至可以分神兼顾自己的姿势。
      
      灵气自如地在手中的骨箭上流转,她把它们凝聚在不同的部位,精准地使出挑、劈、刺、斩等各种招式,她像鱼一般,从一具特别高大的骷髅肋下滑过,骨箭倒撩,将它一破为二。
      
      左足在地上轻轻一点,她轻巧地避开从高处刺来的一剑,唇角微勾,踏着宽阔的骨剑剑身,轻轻跃起,手臂顺势一挥,切飞了骷髅头。
      
      身体轻盈下落时,林啾脑海中不自觉地浮起了魏凉每次揽着她落地时的模样。
      
      魏凉……
      
      林啾默默攥紧了手中的骨箭,心道,给你和柳清音创造了那么好的独处环境,孤男寡女,共处暗室,你可要争点气啊!
      
      ……
      
      不争气的魏凉此刻一脸平静,淡定地侧头看着脸色绯红的柳清音。
      
      他的右手食指点在林啾的额心,皮肤相触的地方,有浅淡的白光轻轻闪烁。
      
      柳清音死死盯住魏凉的手,她的呼吸声很重,替这落针可闻的地下陵平凭了几分暧/昧色彩。
      
      “师……尊……”一开口,便是沙哑之声。
      
      一炷香之前,有魔族顺着魏凉开辟的通道摸了过来。魏凉只顾着替林啾看守神识,柳清音无奈,只能自己提剑上去斩杀这支魔族小分队。
      
      击杀十余只婴境魔族倒是没费多大的力气,只是没想到竟有一个媚魔诈死,趁柳清音不备时,朝她喷了一口桃红色的媚雾。
      
      柳清音吸了个正着。
      
      处理完尸首、封闭了通道之后,柳清音便急急赶回了魏凉身边,打坐调息。
      
      那魅魔的魅雾着实是凶猛霸道,柳清音想要静守灵台,眼前却不断浮现一幕幕自己与师尊的鱼水之戏。强撑了多时,终于忍不住张开了眼睛,一睁眼,便看见了魏凉点在林啾额心的那根手指。
      
      他的手指修长漂亮,肤色略显苍白,像是最上乘的白玉,散发出清清凉凉的气息。
      
      柳清音不禁更加烦躁。一想到他冰凉的手重重抚在身上的感觉,她不禁浑身颤抖,渴求到了极致。
      
      念头一起,便再也摁不下去了。
      
      她颤抖着,走到了魏凉的身边。魏凉偏过头看她,目光清冷无波。
      
      “师……尊,帮帮我。”柳清音艰难地说道,“弟子,无能,化不去这媚魔之毒。若是硬撑,若是硬撑……”
      
      魏凉薄唇一动:“硬撑如何。”
      
      “若是硬撑……”柳清音咬住了樱唇,“硬撑过去的话,恐,伤到情根,从此,从此……从此对男女之事,再无,再无……”
      
      这种话本是很难宣之于口,但此刻她中了毒,神智大有些不清,心中亦是焦灼,牙一咬,便道:“若硬撑过去,日后恐怕对男女之事,再无,再无任何念想!”
      
      说罢,一双雾水朦胧的大眼睛死死盯住了魏凉。
      
      魏凉眼皮不动,声音清冷如昔:“问道修真,本就该清心寡欲,如此,甚好。”
      
      柳清音:“……”
      
      
    插入书签 

    作者有话要说:
    柳清音:嘤……师尊这般冷情禁欲,世间根本无人能攻略得下来!
    林啾(心有余悸):???!!!
    感谢“果子狸安静听雨”亲亲的营养液X1~感谢“ ”亲亲的营养液X35(喝着没有牌子的营养液,作者不禁泪流满面。这个宝宝到底是谁已经成为目前最困扰作者的问题了!)



  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
   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
    wap读点击:http://m.jjwxc.net/book2/4145233/21
    晋江APP→右上角人头→右上角小框
    0

      ↑返回顶部
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地雷(100点) 手榴弹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浅水炸弹(×50) 深水鱼雷(×100) 个深水鱼雷(自行填写数量)
    网友: 打分: 评论主题:
    分享到: 新浪微博
     
     
    更多动态>>
   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作者加精评论



    本文相关话题
     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,要看本章所有评论,请点击这里

     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50